她夏了夏天

一个半月的希特勒,跟着渣渣也染上的耳螨,一直在滴药,以前小,不太会挣扎,现在小手小脚都有力气了,各种扭各种蹬,还会有不高兴的叫声,每次一滴完,“噌”一下就跳开一旁使劲甩头。以为她会生气,变得不亲人,或者看见我就跑……过了一会就跑回你身边,还要挨着你,乖乖的趴下,咬咬你的衣服,就这样,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似的信任你。小动物,要简单的多。

评论